临沂卓亚商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为您免费提供临沂法律咨询临沂在线咨询临沂律师事务所等相关信息发布和资讯,敬请关注!

肺炎疫情|武汉再造“小汤山”

武汉再造“小汤山”,当年的设计师叮嘱“保证安全是首位”

(南方周末报系原创,限时免费阅读中)

北京干燥,武汉湿润,这是最大的不同。湿润的气候条件可能利于病毒的生存和传播,对医院的防水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小汤山当时主要是用板材。武汉用现成的集装箱房是个很好的想法,速度会更快,而且尺寸统一。不过,要尽可能满足无障碍推行的使用需求。

我们建议武汉不要在医院现场焚烧。武汉有很多集中的医疗垃圾废弃物焚烧点,用专用车辆、专用容器送到外面去集中烧。

我还建议广泛使用IT技术。从院外转运病人时,首先要利用网络传输病人数据资料,纸质病历有可能传播病原。

黄锡璆。采访对象供图

“不计其数的施工队,有做管网的,有打混凝土的,有做路基的,有装集装箱房的……密密麻麻,到处都是车,到处都是人。”2020年1月27日,正月初三,刘伟(化名)在武汉火神山医院施工现场,注视着自己公司的集装箱式活动房(以下简称“集装箱房”)被工人改装成隔离病房。

脚下这片面积近百亩的土地位于武汉市蔡甸区,毗邻知音湖,原是武汉职工疗养院的后备用地。1月23日晚上七点,本已放假回家的疗养院酒店前台小谢接到回去上班的通知,“因为上面临时决定,要用7天时间在疗养院建一所新医院”。

张伟也是在23日接到应急医院承建单位中建三局的电话,紧急采购1.5万平米的活动房和200个集装箱房。“我们不是唯一的供货商,武汉好多同行都接到通知了。”张伟说,货是现成的,困难的是在过年时召集安装集装箱房的工人,“我们给工人一天1500元,比平时的三倍还多”。

这所被命名为“火神山”的医院可容纳813张床位,预计2月2日可整体移交军方管理,开始收治病人。1月27日,开工三日后,火神山医院已经建成第一栋楼,连通5G网络。

与此同时,二十多公里外的江夏区黄家湖边,武汉市第二所应急医院——雷神山医院也已开工。据媒体报道,雷神山医院床位将达1500张,在武汉支援应急医院建设的原小汤山医院副院长邓传福告诉媒体,建第二所医院“是一些领导考虑到现在的疫情,心里比较急,担心火神山一所医院床位不够”。

武汉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下修建火神山、雷神山医院,无疑受到2003年抗击SARS时期北京建小汤山医院的启发。

小汤山医院仅用7天建成,从4月30日晚收治第一例SARS患者,到6月20日最后18例患者出院,它一共“服役”50天。在收治的680例患者中,只有8例死亡,治愈率接近99%。而全院1383名医务人员,无一人感染。

1月27日上午,南方周末记者电话采访了小汤山医院的设计者、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中国中元国际工程有限公司(下称“中国中元”)医疗首席总建筑师黄锡璆。黄锡璆已年届八十,他从未想过,当年为小汤山医院赶制的设计图纸,17年后会再次派上用场。

集装箱房建病房,比小汤山更快

南方周末:你是什么时候得知武汉要按照“小汤山模式”建应急医院的?

黄锡璆:1月23日中午,一封加急的求助函送到中国中元。函件是从武汉市城乡建设局发过来的,里面说了解到我们设计了小汤山医疗点,有丰富的传染病控制区设计经验,希望我们提供小汤山医疗点的全套图纸,帮助武汉以备急用。

我们公司立刻整理小汤山的图纸,下午两点多把修订完善的图纸送达对方。同时中国中元成立了技术支持专家组,为武汉市随时提供技术咨询和建议。

小汤山医院总平面图。采访对象供图

南方周末:小汤山医院用地原本是小汤山疗养院预留用地,这次武汉的火神山医院也是建在疗养院里。应急医院的选址有什么讲究?

黄锡璆:小汤山的医务人员工作强度和压力都很大,工作完了需要退到生活区休息,我们称作“安全区”。另外,他们工作一段时间后需要换防,换防后要在生活区观察两个礼拜才能回家。那么小汤山医院就是把原来的疗养院作为医务人员的生活区。

应急医院的建设工作很紧急,利用现成的成熟设施作生活区,就可以集中精力建设病区。

应急医院最好选择市政系统成熟、交通便利、周边人口稀少的地方,同时要综合考虑当地环境因素。武汉方面是在确定(火神山医院)选址以后给我们发函的,他们和当地环保部门应当协同评估过。

南方周末:考虑到北京和武汉环境因素的差异,武汉建造应急医院有哪些注意事项?

黄锡璆:北京干燥,武汉湿润,这是最大的不同。湿润的气候条件可能利于病毒的生存和传播,对医院的防水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病区地面要有高差,防止积水。患者通道也不能露天,最好能加个遮雨棚。要是用电空调采暖,室内温度升高可能会滋生细菌,还要增加通风量。这些我在给武汉方面的建议中都写到了。

南方周末:应急医院怎么设计能减少医务人员感染?

黄锡璆:有一个基本原则,叫“医患分区分流,洁污分区分流”。

小汤山医院病房功能组织图。采访对象供图

小汤山医院中间有一条中轴线通道是综合办公区,六排病房沿着中轴线对称分布。医务人员平常从生活区进入中轴线办公,当他们要进入病区时,沿医务人员专用通道走,先经过一个卫生通过室。他们在里面戴上口罩,穿上防护服,全副武装进入病区。接触完病人退出来时,他们再次经过卫生通过室,全身冲洗后换上干净衣服,回到生活区。

而病人进入病房是用病房外侧的通道,所以病人通道和医务人员通道是严格分开的,病人不会经过清洁区域。医务人员通过传递窗递送食品、药品,尽量只在必要时才进入病房,这样可以减少医务人员和病人的直接接触。

我们加了风扇控制气流组织,使空气从中间的干净区域向两边污染区域单向流动。当时还想加入更复杂的过滤系统,但是没有来得及。

南方周末:有武汉火神山医院的施工人员看过图纸,他们告诉我,火神山医院的布局也是中间有一根主轴,ICU病房、隔离病房、康复病房等沿中轴线分布。

黄锡璆:我们把图纸都提供过去了,武汉方面应当会采纳。洁污分区的设计理念不光对应急医院有用,SARS之后新建的一些传染病医院,像北京地坛医院、潮白河医院都做得比较严格。

小汤山医院的布局叫作中轴对称的鱼骨状布局,这种布局还有一个好处,有利于分头施工、赢得时间。因为小汤山的建设速度要求非常快,当时六排病房是六家不同的施工单位在做,他们采用不同的建筑材料,有的是混凝土,有的是不同规格的板材,所以每一排都不一样。中间一条通道把六排病房串起来,自然就形成这样的布局。

南方周末:武汉这次采购了大量集装箱房用作病房,基本是统一规格的。

黄锡璆:小汤山当时主要是用板材。武汉用现成的集装箱房是个很好的想法,速度会更快,而且尺寸统一。

不过,集装箱下部的钢框架有可能导致病房与外面走廊之间出现门槛。根据小汤山医院经验,虚弱病人轮椅推行、移动式检查设备推行几率较大,要尽可能满足无障碍推行的使用需求。

不建议现场焚烧医疗垃圾

南方周末:前几日有公众担心,火神山医院会不会污染知音湖水体。现在雷神山医院也是临湖建造的。

黄锡璆:我们提醒了武汉,医院的污水处理是相当重要的。小汤山医院当时因为来不及,就利用疗养院原有的游泳池,改造后加上盖板,作为一个污水处理设施。前几天我们也讨论,因为建污水处理池一般要用现浇的钢筋混凝土,武汉方面可能来不及,所以建议他们用现成的大型水箱。后来听说他们有现成的污水处理装置,也是钢结构的,运到现场后可以快速安装。那就采用现成的产品,可以加快进度。

医院污水经过处理后达标了,一般还是排到市政管网,传染病医院也是这样操作的。

南方周末:小汤山医院是怎么处理医疗垃圾的?

黄锡璆:这个问题也很重要。传染病人接触的东西,回收时要特别注意。

我们在小汤山医院设置了一个焚烧炉,垃圾送到焚烧炉之前先要进行环氧乙烷灭菌。焚烧也不是一般的焚烧,烧出来是白灰。但是因为垃圾里面的有机物,烧起来有异味,像烧头发的味道一样,还是对周围环境有一些影响。

这次我们建议武汉不要在医院现场焚烧。武汉有很多集中的医疗垃圾废弃物焚烧点,用专用车辆、专用容器送到外面去集中烧,我们做了这个建议。

南方周末:设计小汤山医院时,你参考过哪些国际经验?

黄锡璆:国际上有地震的应急设施,一般采用充气结构、气囊结构,也有集装箱结构,或者列车结构,这些资料我也看过。但是在像SARS这样的疫情下建设大规模的应急医院,小汤山应该是首例。我们是按照当时的对传染病的理解设计小汤山的。

南方周末:小汤山医院的建设人员曾回忆,建设过程中设计方案不断更改。比如护士站原本没有要求装空调,后来发现医务人员穿着隔离服工作,非常热,中途又加装空调。

黄锡璆:应急设施不可能十全十美的。有一开始没想到的地方,也有想得很好但当地没有材料实施不了的。设计图纸只是一部分,一定要因地制宜。

比如小汤山医院的医疗影像设备装在了医院的角落里,本来按照诊断流程,放在进门的地方更合适,结果发现和那片区域原有配电箱位置冲突。那只能是放在不太好的位置,后来医院配置了电瓶车来运送病人。

还有小汤山因场地有限,每个护理单元之间的距离仅有12米。这次我们建议武汉把距离扩大到18米到20米,可以进一步降低感染风险。保证安全是首位的,好看和舒适度是次要的。

南方周末:你还向武汉方面提出了什么建议?

黄锡璆:我建议武汉在清洗救护车的地方建一个防止污水外溅的棚子,这也是为了减少感染风险。小汤山因为时间限制,没来得及建。

我还建议广泛使用IT技术。从院外转运病人时,首先要利用网络传输病人数据资料,纸质病历有可能传播病原。病人可能有多种并发症,可以和其他医院专家远程联网会诊,提高救治效果。取消院内探视,改用远程影像系统。这些在小汤山医院就已经部分采用了。

  • 腾讯云提供技术支持

武汉火神山医院建设现场,工人正在改装集装箱。采访对象提供

来源:http://www.xiaozhenglaw.com/supply/84.html   发布时间:2020-01-31 00:00:00

相关标签:

上一条:肺炎疫情|大“敌”当前, 为什么仍亟需给8位“造谣”者正名?
下一条:肺炎疫情|蝙蝠是这一次的罪魁祸首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