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卓亚商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为您免费提供临沂法律咨询、临沂在线咨询、临沂律师事务所等相关信息发布和资讯,敬请关注!

仅一人就刷单14亿余元!刷手中不乏白领!9人犯罪团伙被起诉

新民晚报

2021/09/08 14:31

以提供信用卡、“花呗”套现或增加电商平台积分等为诱饵,招募并安排大量人员与线上、线下商家进行虚假交易,并为店铺伪造虚拟销量,2018年10月起,陈某等人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并通过多种方式获利。经审计,仅陈某一人涉非法经营数额就高达14亿余元,且打遍各大电商及旅游App。记者今天从静安区检察院获悉,该院已以非法经营罪对该犯罪团伙的陈某、潘某等9人提起公诉。

静安区检察院供图(下同)

“刷手小组”分工明确,刷手每单拿5至20元“利润”及积分

为吸引客流、比拼平台检索排名,部分商家依靠刷单团伙刷销量、刷好评,来提升商品在电商平台的关注度,扩大真实销量。看准这一“商机”,2019年,陈某和潘某整合手中资源,开始合作,共同从事刷单业务。

运营之初,该团伙把“业务”集中在大型电商平台的新零售业务,因为电商平台在新零售业务推广期间,给予销量好的商户一定的优惠。不少店铺为了完成电商平台制定的销量任务、降低平台交易抽成,恶意刷高销售量,产生了相当旺盛的刷单需求。

对此,由潘某等人负责出面联系平台商户、拓展刷单业务,陈某管理和运营刷手团队完成刷单任务。当潘某得到商户“订单”后,把店铺的需求和刷单数、刷单金额通过相关联络人发给刷手团伙管理人陈某,再由陈某联络手下的“刷手小组”,由各“小组负责人”进行业务分发,最终由末端的刷手根据需求到指定的网上店铺进行支付。

商家在收到钱款后,会将钱款直接转给陈某或者指定的账户,最后流向“小组负责人”各自控制的刷手。同时,商家支付的“佣金”也会按照比例进行分成。为笼络更多刷手,除了给予每单5至20元不等的“利润”之外,在各个平台的积分也归刷手所有,这些积分在大型电商平台购物时,可以进行价格抵扣。

值得一提的是,不少刷手竟然有着正当工作,甚至是写字楼的白领,他们在刷单过程中,并未收取“好处费”。之所以加入刷单微信群成为“兼职刷手”,为的是信用卡的年费减免和积分兑换奖励。

上赚商家下赚刷手,“刷单”“套现”团伙双向盈利

然而在对犯罪团伙涉案资金进行梳理时发现,犯罪团伙末端大量的刷手,不仅没有被支付“佣金”,甚至还要缴纳一定的费用。这些刷手为什么要做这种得不偿失的事情呢?

其实,这些支付费用的刷手也是犯罪团伙的“客户”。2019年起,团伙在帮商家刷单的同时,还开展了“信用卡套现”业务。在刷单团伙建立的群内,陈某等人公布了刷单套现的规则,刷单套现的资金回款时间是七天左右,如果急需信用卡套现周转的,还有“三天回款”“当天回款”两个“套餐”可供选择,不过选择加急的必须支付额外的手续费。

在犯罪团伙设计的黑色产业链中,商家和招募的刷手均具有双重身份,前者既是“刷单”受益者,又是犯罪嫌疑人实施套现行为的平台提供者;后者既是“刷手”,又是“套现”获取现金流的受益者。商家的利益驱动点在于提升销量、获取好评、网络引流,以及后续在入驻平台续约时获取优惠合约条件等;“刷手”的利益驱动点在于获取现金流、获取网络平台积分等。而犯罪团伙寄生其中“左右逢源”,上赚商家、下赚刷手,不断汲取商户和刷手养分,野蛮生长。

随着套现需求量不断增加,犯罪团伙在建立的微信群内还增设了信用卡直接套现的“新业务”。刷手如果有套现需求,不再需要完成“刷单任务”,直接通过扫描群内的二维码,就可以向指定的商户进行付款。刷单团队“管理人员”会扣除相应的手续费和“好处费”后,将剩余钱款转账到刷手指定账户。

一顿大盘鸡“吃”掉4.6万,利用“空头商户”疯狂牟利

涉案人员到案后,在对账目进行核查时发现,潘某对接的各网络商户刷单金额为1.8亿元,而负责刷手团伙的陈某,涉案金额已经超过了14亿元。仅有1.8亿元的“订单”,却有14亿元的刷单量,中间绝大部分的虚假交易是在哪里完成的呢?

根据陈某等人交代,他们开展的信用卡直接“套现”新业务依托的商户并不是电商平台商户的真实“客户”,而是犯罪团伙自己在网络支付平台注册的线下商铺。在犯罪团伙中,张某、宋某、曹某3人负责收集的线下店铺的商户信息,然后通过在线支付平台注册成为商户,拿到商户的付款二维码后提供给团伙负责人,供群内刷手扫码套现。依托这些“空头”店铺,犯罪团伙实现了大量“套现”,并以此疯狂牟利。

这伙人注册的线下商铺包括网吧、餐饮店。其中有家专门用于信用卡套现的大盘鸡餐饮店,还出现了一顿大盘鸡吃掉46387元的“盛况”,令人哭笑不得。

值得关注的是张某本身的工作就是线上支付平台的推广和线下商户注册。在张某的纵容下,犯罪团伙注册了大量没有实际经营的纯套现商户。不仅如此,张某还根据犯罪团伙需求,故意调低了上述在线交易的平台收款服务费率。

张某等人还会在团伙实施信用卡套现时,实时监控支付状态,当钱款出现扫码之后没有立刻到账的情况时,其会通知团伙停止扫码,并迅速将这些账户中的钱款进行转移。

线上支付平台本身对商户有相应的监管举措,但是存在一定漏洞。尽管犯罪团伙使用的某些商户的收款情况明显异常,如某数码手机店、某农场、某网吧每个月的收款流水高达千万元,但在张某的掩饰之下,支付平台并未监控到账号异常,致使账号长期被用于套现。

新民晚报记者 郭剑烽 通讯员 顾家奇

来源:http://www.xiaozhenglaw.com/supply/390.html   发布时间:2021-09-09 20:08:02

相关标签:

上一条:一图看懂!劳荣枝案细节披露:杀人抢劫绑架致7死
下一条:房峰辉、卢恩光等“老虎”都犯了行贿罪!中纪委等发声:严查这些行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