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卓亚商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为您免费提供临沂法律咨询、临沂在线咨询、临沂律师事务所等相关信息发布和资讯,敬请关注!

叶飞举报多家上市公司操纵股价:当打破“市值管理”与坐庄的灰黑产业链

在中国也有举报人奖励制度。证券法明确规定了有奖举报制度的相关内容。但目前中国对于证券违法举报人的奖金最高为不超30万元。这个数目与动辄高达数亿元的违法金额,以及被打击报复的可能相比,要想撼动利益链条中的参与者向监管机构提供信息还是有难度。所以,相关举报制度不妨加大奖励,通过这种正当的利益去打破灰黑的利益之链。

(小尘4x/图)

近日,私募大佬、微博百万大V叶飞在社交媒体上公开喊话,实际上相当于举报上市公司中源家居操控股价,引爆网络。随后,叶飞又声称要举报18家上市公司,截至2021年5月15日,叶飞已经爆料中源家居、东方时尚、维信诺、昊志机电、隆基机械、ST华钰、今创集团、法兰泰克、祥鑫科技9家上市公司。

面对叶飞的指控,沪深交易所行动起来,向维信诺、昊志机电、隆基机械、东方时尚四家公司下发了关注函。要求公司就媒体相关报道进行自查并说明相关报道是否属实,是否存在不当市值管理,以及与第三方合谋和单独操纵股价、坐庄等损害上市公司及中小投资者利益的情形。

证监会也火速表态,在叶飞正式举报之前,16日就在其官网表示,证监会根据交易所核查情况,决定对相关账户涉嫌操纵利通电子、中源家居等股票价格立案调查。

引爆这场轩然大波的微博是这样表述的:“你们(中源家居)公司的市值管理找的盘方太不是东西,3月31日那几天通过好几个中间人找到我,给了不到定金10%,让我的下家一些公募基金经理和券商资管买了你这个票,然后一直跌停,并且盘方赖账不付尾款。一开始说的是锁仓代持保底给保证金,盘方拉升30%以上,结果呢,不仅不是锁仓,还直接出货给我们……公募和券商资管这边的损失大概几百万。”

叶飞的这条微博,把长期以来传说中的庄家摆到了聚光灯下。所谓庄家操控股价,是上市公司或者股东,找操盘团队拉升股价。操盘团队则会通过中介,也就是叶飞这个角色,谈好出资金额、收益分成,由中介找到资金方,也就是叶飞这边的公募以及券商资管。然后,资金方买入股票锁仓。所谓锁仓,就是减少市面的流通筹码,庄家拉升股票价格时,资金方按约定不卖,卖出的人少,抛压盘就小,庄家后期操作股价就容易。最后,股价推高后,庄家高位抛出,把散户套在高位,割散户韭菜。庄家获利后,再与资金方分成。

比如,被叶飞点名的隆基机械,去年从2月4日的最低4.52元上涨至最高10.36元,翻倍还有余。然后在4月28日至月底期间,暴跌37.07%,从9元以上跌至不足6元。这当中,不少散户肯定会被套牢,损失惨重。

但有时候,资金方也会被收割。当市场不景气,小盘股遭到市场抛弃,接盘方不仅没利润可分,而且还会遭遇“马甲”继续砸盘,接盘方反而会损失惨重。具体来说,就是叶飞这边的公募以及券商资管等进场后,中源家居股价不仅没涨承诺的30%以上,反而跌了,叶飞的下线,接盘的资金方大亏。本来合伙割散户,结果自己被割了,叶飞就找该操盘团队去要回约定的损失,但对方却不认账了,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上市公司这个庙还在,叶飞就在微博上直接开撕上市公司。

叶飞开撕、举报上市公司,某种程度上,其实可以视为市场监管的一种方式。这一次证监会的回应最后还表示,“欢迎市场各方特别是了解情况、掌握证据的人士,通过常规渠道举报证券期货重大违法犯罪线索,共同维护资本市场良好秩序。”

不过,庄家常有,而叶飞不常有。一般来说,这条灰色的利益链条出现利益纠纷后,由于不合规甚至涉嫌犯罪,一般都私下解决。这次公开撕破脸,一方面估计是利益不可调和,另一方面,或许与叶飞个人情况有关。从他目前放话“依靠打赏数额来决定是否继续曝光”,并宣称要举报18家上市公司的情况来看,他是心意已决放弃这个行业了。这么大的决心,或许有个人的偶然原因。

不过,有制度可以促使更多的叶飞涌现出来。

2020年6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对一位举报者提供近50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57亿元)的奖励。该举报者对一家公司的违法行为提供了详细的第一手资料,从而使得SEC成功地实施了执法行动,使受害投资者追回了巨额资金。

从2012年发出第一笔“举报人奖金”开始,SEC已向83位举报者颁发了超过5亿美元的款项。此前的最高奖金是2008年颁发的3900万美元。此项奖励的款项来源,是投资者保护基金,而基金的资金来源则为SEC对违法者的罚款。当罚款金额超过一百万美元时,举报人获得的奖励可占该案罚款金额的10%至30%。

此外,为了保护举报人的安全,根据《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 Act)的规定,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要保护举报人的隐私,不披露可能泄露举报人身份的信息。

在中国也有举报人奖励制度。证券法明确规定了有奖举报制度的相关内容。但目前中国对于证券违法举报人的奖金最高为不超30万元。这个数目与动辄高达数亿元的违法金额,以及被打击报复的可能相比,要想撼动利益链条中的参与者向监管机构提供信息还是有难度。所以,相关举报制度不妨加大奖励,通过这种正当的利益去打破灰黑的利益之链。

(本文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来源:http://www.xiaozhenglaw.com/supply/287.html   发布时间:2021-05-20 00:00:00

相关标签:

上一条:受贿4635万 吉林省检察院原检察长杨克勤获刑13年
下一条:外媒:特朗普集团正在接受刑事调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