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卓亚商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为您免费提供临沂法律咨询、临沂在线咨询、临沂律师事务所等相关信息发布和资讯,敬请关注!

中行原油宝“第一案”判了: “判决如此之快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中行原油宝“第一案”判了: 
“判决如此之快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最终判决结果和此前中国银行给出的和解协议结果相似。

    集中审理的案件是由最高人民法院统一协调,出具统一裁判标准。这时全国“第一案”就显得极为重要,会极大影响后续法院裁决的尺度。

(小尘4x/图)

        2020年最后一天,历经240余天的撕扯后,中国银行原油宝“第一案”一槌定音。

        江苏南京鼓楼法院通过微信公众号宣布,一审公开审理的3件涉中国银行“原油宝”事件民事诉讼案,已全部结案。

        鼓楼法院称,3起案件中,1件由双方当事人调解结案;另外2件,判决由中国银行承担原告全部穿仓损失和20%的本金损失,返还扣划的原告账户中保证金余额,并支付相应资金占用费。

       最终判决结果和此前中国银行给出的和解协议相似。鼓楼法院的判决结果多了一项相应资金占用费,但有多少未被提及。

        2020年4月,海外极端负油价导致中国银行旗下“原油宝”理财产品大面积爆仓。据媒体报道,6万余中行客户共损失保证金42亿元,还“倒欠”中行保证金逾58亿元。

        中行与投资人由此展开漫长的拉锯战。中行一度提出,免除投资人爆仓金额,再赔付20%本金,但仍有投资人拒绝接受,并选择起诉中行。

        其中一位起诉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庭审发生在2020年12月24日上午,原本以为要半年才能结案,“判决如此之快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一波三折

        白起是两位原告之一。

        2020年4月15日,他在中行App上买了18万原油宝产品,5天后,账户里本金亏完,还倒欠银行两倍本金。

        白起最初是想通过谈判,给自己争取更高额的补偿。白起购买原油宝产品的中行苏州支行回复他,高层正在研究赔偿方案。

        爆仓后的4月22日起,中行相继对产品情况作出说明,承诺“在法律框架下承担应有责任”。29日晚,中行态度进一步缓和,提到 “深入查找存在的问题、隐患”,被大家认为是主动承认原油宝产品设计存在缺陷。

        4月30日,中国银保监会作出回应,要求中行“与客户平等协商”。国务院金融委在5月4日会议上提及,要“高度重视当前国际商品市场价格波动所带来的部分金融产品风险问题”。

        谁知一周内却迎来了反转。

        5月5日,中行的态度突然强硬,表示“如无法达成和解,双方可通过诉讼方式解决民事纠纷,中行将尊重最终司法判决”。所谓和解方案,就是由中行承担穿仓的部分,只归还本金的20%。

        许多投资人对此表示不满,他们和中行剑拔弩张,多个微信群的名字都改成了“战狼”。

        白起开始四处奔走。他首先找到当地开户行,开户行说“这是总行的产品,只能向上级汇报”;当地银保监会回复,会交由中行总行协商处理。

        转了一圈,投资者最终还是要和中行协商,但总行仍一口咬定20%的数字。

        传闻不断在群里发酵,说有投资者以50%、70%的金额签订协议。但谁也无法证实,因为签了协议的投资者还得再签一份保密协议,不能透露实际赔付金额。中行对媒体称,已经有80%的投资者签了协议。“但群里都不信。”白起说。

7月峰回路转,陆续有省市开始受理案件。

        有法官曾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集中审理开庭考虑的是效率问题。全国6万名投资者理论上可以在各地发起6万件同类案件,不仅耗费资源,可能还会出现判决不一的情况,因此这类案件会被合并到个别法院集中审理。

        遭遇了近4个月过山车般的剧情后,白起在8月中旬立案成功。但和他一同维权的两位投资者已经签了协议。微信群里投资人越来越沉默,时间消耗了大多数人的耐心。

        白起反倒更加坚定了,一开始只要求赔偿本金,后来,他还要求银行赔付利息。

        白起的投资金额为18万,如果按照预计70%的本金赔付计算,案件胜诉至少能拿回12.6万。而这类维权案件,律师一般收取20%—30%的诉讼费用,最终能拿回的只有8万元左右。如果他最初接受了银行的提议,只能拿回3.6万元。

        官司赢了,多拿5万—9万元,但需要耗费相当的精力。一旦输了,可能一败涂地。“刚开始是因为钱,后来感觉大家的坚持已经不单是为了钱。”

        听说2020年12月31日的一审判决结果后,白起表示,将与律师商量,是否要继续上诉。

        仓促上马

        汪品的案子同样在2020年12月24日上午开庭,但他与白起此前并不认识。开庭前5天,汪品才联系好律师,确定要打官司。

        2020年9月,他在南京立案成功,原以为这是一起“集体诉讼”案件,只要有一人提起诉讼并获胜,其他原告都能获得同等的赔偿。没想到,自己的案件被选为全国“第一案”。

        除了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江苏省内的原油宝投资人还可以去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两个法院对应不同的诉讼标的额。

        据南方周末记者梳理,目前几乎所有省份都宣布公开受理相关案件,并指定省内的1—2个法院集中审理。

集中审理的案件是由最高人民法院统一协调,出具统一裁判标准。这时全国“第一案”就显得极为重要,会极大影响后续法院裁决的尺度。

        汪品认为自己胜算不大。起诉书抄的是投资者群里的模板,资料是自己准备的,还曾被法官要求返工。尤其是在法院质证环节,双方交换证据的时候,汪品尤其感觉不妙。

        因为银行下架了原油宝,部分投资者已无法找到当时在银行App里签署的合同,只能引用其他投资者的通用版本。法官问了他一系列问题,如你的合同是哪里来的、有没有纸质原版、引用的是谁的合同、哪一部手机、怎么证明这是你的合同。第一个问题,汪品就被问“懵了”。

        这些问题也成为被对方律师攻击的要点。12月中旬完成质证后,汪品感觉到事态紧急,慌忙找了律师。他意识到之前的心态不对,一直认为自己是“受害者”,法庭理所当然会站在自己这一边,但现实中,双方需要在法庭上据理力争。

        他并不想成为第一个案件,曾向法院提出延期开庭,但被驳回。“枪打出头鸟,我怕呀”,他向南方周末记者描述自己的心态。群里投资人们则鼓励他,甚至为他众筹了部分律师费。

        知道一审判决结果后,汪品有些迷茫,还没想好后续要怎么办。

        屡战屡败

        庭审当日,曹峰虽然没打官司,但也来到了现场。

       曹峰被原油宝投资人称为“曹博士”。因为他十多年前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一直坚定地主张投资人要和中行打官司。他在群里发表的诉状,清晰地罗列了原油宝的几大问题以及中行的责任,逻辑严谨,被许多投资者视作模板。他行动力也极强,在与中行的谈判过程中有理有据。

       在微博上,曹峰有近1.5万名粉丝,绝大部分都是原油宝投资者。他经常以文字加图片的方式,记录与中行打交道的故事。碰到银行推诿,他写四字打油诗讽刺,遇到平易近人的女法官,他会赞美对方“美丽又年轻”。

       但面对银行,曹峰实则屡战屡败。

       最初,他向公安报案,并且实名举报银行违规行为,至今无果。

      在监管部门出具调查结论前,曹峰主要精力是和各个支行、分行协商,为来自全国各地的投资者出谋划策。他手上的投资者案例成百上千,俨然成为原油宝案件的资料库。

       在2020年7月最高法院宣布集中管辖后,他组织起国内第一个千人共同诉讼案件,但因代理律师相继退出,不了了之。

       曹峰积极劝说投资人共进退。他每天都会给其他投资人派任务,俗称“做作业”,让大家转发他在微博上发布的信息,也因此成为原油宝事件微博超话主持人。为了维持热度,他还会定期打赏粉丝。

       2020年12月5日,银保监会发布公告,对中国银行“原油宝”产品风险事件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对中行及其分支机构合计罚款5050万元。并对中行全球金融市场交易部两任总经理甄梅、王卫东分别处以警告,罚款50万元。

       群里有投资者大呼过瘾,认为监管终于重罚中行,曹峰却清醒地指出,行政罚款并不会返回投资者的口袋。

   (应受访者要求,白起、汪品、曹峰为化名)

来源:http://www.xiaozhenglaw.com/supply/246.html   发布时间:2021-01-06 00:00:00

相关标签:

上一条:《民法典》北京首案:打羽毛球伤到眼后索赔球友,法院为何以“自甘冒险”规则驳回
下一条:“人脸识别第一案”郭兵:我没有“胜诉”,我还在维权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