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卓亚商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为您免费提供临沂法律咨询临沂在线咨询临沂律师事务所等相关信息发布和资讯,敬请关注!

韩国司法改革引发“法检斗法”: “剪指甲”还是“刮骨疗伤”?

韩国司法改革引发“法检斗法”: “剪指甲”还是“刮骨疗伤”?

来源:南方周末

    从三个回合的“秋尹之争”来看,秋美爱阵营并没有占据上风,但她推动的司法改革却一路高歌猛进,包括向检方行使权利的方式和调查惯例“开刀”,并调整了检警侦查权,设立了高官犯罪调查处。
    “我们希望检察厅拿出一个刮骨疗伤的改革方案,最后却发现司法改革只是剪了剪指甲。”

        2020年12月16日,韩国总统文在寅批准了法务部检察惩戒委员会的决定,将现任检察总长尹锡悦停职两个月。

        当天,法务部长秋美爱也提出辞职请求。持续一年多的“秋尹之争”似乎划上了休止符,但韩国政坛持续多年的“法检斗法”却日渐白热化。

       从“左膀右臂”到“秋尹之争”

        在2020年1月之前,法务部长秋美爱与检察总长尹锡悦并无私人恩怨,二人都被视为文在寅总统的“左膀右臂”。

        现年60岁的尹锡悦毕业于首尔大学法学系。1994年,尹锡悦开始在大邱公共检察官办公室任职,开始了他的检察官职业生涯。2012年,在文在寅与朴槿惠的总统大选对决中,尹锡悦负责调查“抹黑文在寅的网络事件”,揭露了国家情报局(NIS)的特工操纵舆论以帮助朴槿惠胜选。

       朴槿惠上台后,尹锡悦依然揪着“抹黑文在寅的网络事件”不放,最终遭到降职处理。2017年3月,韩国宪法法院通过了对朴槿惠的弹劾案,后者被免去总统职务,尹锡悦成为“倒朴运动”的主力。

       文在寅当选总统后,尹锡悦被任命为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检察长,负责将朴槿惠和她的前任李明博送往监狱。不过,文在寅力推的检察制度改革,却损害了以尹锡悦为首的检察系统的利益,尹锡悦一度拿时任法务部长曹国开刀,向文在寅示威。

       2019年10月,在亲属诸多丑闻以及韩国舆论的反对声浪中,曹国辞去法务部长职务。当时,他被正式提名担任法务部长官仅仅66天,就任仅仅35天。

       不久,平民出身的秋美爱接任法务部长,她先后辅佐过前总统金大中和卢武铉,并在2017年帮助文在寅对朴槿惠进行政治清算。

       上任后,秋美爱加速推进韩国的司法改革步伐,推动国会通过了《刑事诉讼法修订案》和《检察厅法修订案》,以限制检察系统的权力,她大刀阔斧撤换检方高层人员。

       秋美爱的改革直指尹锡悦阵营。2020年1月13日,32名检察长级别的官员受到调整,检察总长尹锡悦的核心团队成员大部分遭贬,包括负责调查曹国案的反腐重案部长韩东勋、实际统筹曹国案的首尔中央地方检察长裴诚范等人,尹锡悦也一度被秋美爱派系的低层级检察官要求面对面质询。

       2020年3月,尹锡悦的岳母因伪造私人文书被京畿道议政府市地方检察厅起诉。

       尹锡悦派系遭“大换血”,“秋尹之争”的第一回合以秋美爱暂时处于优势而暂告一段落。

       “法检斗法”日渐失控

       2020年9月,尹锡悦开始强势反击:检方要求调查秋美爱之子徐某在服役期间违规休假一事,其招数与打击因子女入学丑闻而倒台的曹国如出一辙。

       “休假特惠”案暴发。秋美爱之子徐某被指责“仗着有母亲撑腰说了谎话”,在2017年6月擅自延长假期未归队。根据《军刑法》第30条规定,“逃离部队”属于逃离军务罪。

       “在第一次休病假期间,当事人(秋美爱之子徐某)于6月8日进行了右膝手术,因为术后疼痛浮肿,只能申请延长病假,并提交了医生诊断书、医务记录复印件证明、住院记录和住院出院确认书等各种相关资料。”这场“休假特惠”风波,最终以辩护律师团和军方作证而暂告结束。

       不久,秋美爱又被指责违反《金英兰法》(禁止不正当请托法)。2017年末至2018年初,时任共同民主党党代表秋美爱被指以党代表办公室名义联系国防部,为其子徐某争取平昌冬奥会翻译兵的资格。

       “这种皇帝版的部队服役特殊待遇,堪称第二起为子女谋福利的曹国事件。”在野党“国民之力党”紧急对策委员长金钟仁也趁机要求秋美爱辞职。

       但时任国防部长政策顾问A某证实,相关电话不是为了请托关系,“来电话只是向工作人员询问翻译兵的选拔程序,这边也只是按规定进行了说明。”

       “他(秋美爱之子徐某)完全具备获选的能力。”在2020年9月14日接受国会质询时,秋美爱声泪俱下,“我现在才知道,反而是部队在得知他是我的儿子后,改变了正常的选拔方式,最终用抽签淘汰了他。”

       被指责涉嫌不正当请托、“休假特惠”等弹劾,相继被韩国国会驳回,秋美爱誓言“将司法改革进行到底”,并发起针对尹锡悦阵营的反击。

       “秋尹之争”进入第三回合。2020年10月,秋美爱动用司法部长的侦查指挥权,调查尹锡悦及其家人非法稽查法官、妨碍监察和侦查、违反政治中立原则以及涉嫌基金“LIME”诈骗案等。

       2020年10月16日,一封来自狱中的陈情信曝光,将“秋尹之争”推向高潮。韩国对冲基金“LIME”案主犯、Star Mobility公司前董事长金奉贤在陈情信中写道,“此前接受调查时供述曾向三名检察官提供包房沙龙招待,并贿赂在野党政治人游说银行,检方却没有对这些人进行调查。”

       秋美爱根据《检察厅法》第8条,对检察机关动用侦查指挥权,要求尹锡悦回避涉及其本人的案件,并指示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和首尔南部地方检察厅不再接受尹锡悦的指挥。

       “从法理上看,检察总长不是法务部长的下属,因此秋美爱的做法是明确不当且超出常识的。”尹锡悦则断然拒绝。2020年10月22日,秋美爱在社交媒体上做出回应,“检察总长是受法务部长指挥和监督的公务员”,并强令要求尹锡悦辞职。

       “秋尹之争”逐渐上升到政治层面。2020年11月24日,韩国全国检察官集体抗议秋美爱对尹锡悦发出的停职令,尹锡悦也向法院申请中止停职令,并对秋美爱提起行政诉讼。

       2020年11月29日,笔者在韩国法务部大楼门前看到数百名挺尹锡悦的抗议人群,附近的街道也摆满了花圈,贴有“民主已死”、“法务部已死”等标语,同时还有哀乐播放,现场气氛如同葬礼一般。

       三天后,韩国法务部监察委员会审议裁定,秋美爱下令对尹锡悦停职检查的命令程序不当。当天,首尔行政法院也叫停了对尹锡悦的停职处分。

       “文在寅的夙愿,卢武铉的遗憾”

       “秋尹之争”并非纯粹的个人恩怨,而是2019年法务部与检察官系统之争的升级,日渐失控的“法检斗法”,让文在寅总统也坐不住了。

       2020年12月11日,韩国盖洛普发布民调结果显示,文在寅的施政好评率为38%,创下他就任总统以来的最低值。其中,“疫情应对得力”占比25%,但“检察改革”的好评率仅占10%。

       青瓦台希望防止“法检矛盾”演变为执政危机。在这场“法检斗法”的乱局中,一头是全力推进司法改革的爱将秋美爱,一头是对前总统朴槿惠和李明博进行政治清算有功的尹锡悦,如果对尹锡悦从轻处分或者不处分,不仅会动摇秋美爱的地位,文在寅也势必面临担责压力,文在寅左右为难。

       “无论出于何种原因,这都属于公职人员玩忽职守的不当行为”,“给韩国国政运营带来沉重负担”,2020年11月30日,韩国国务总理丁世均一度向总统建议,让秋美爱与尹锡悦“双辞”,即同时撤换法检两长。

       文在寅总统并没有采纳丁世均总理的建议。2020年12月7日,文在寅首次就韩国法检矛盾激化一事公开道歉,“政坛混乱令国民担忧,我作为总统深感抱歉。”

       参选总统期间,文在寅誓言进行司法改革,一直试图削弱检察机关的权力。从三个回合的“秋尹之争”来看,秋美爱阵营并没有占据上风,但她推动的司法改革却一路高歌猛进,包括向检方行使权利的方式和调查惯例“开刀”,并调整了检警侦查权,设立了高官犯罪调查处。

       2019年12月31日,韩国国会通过《关于设立高层公职人员犯罪调查处的法案》。新设立的“公调处”可调查对象包括总统、国会议员、大法院院长和大法官等高级公职人员。

       多年来,韩国检方屡遭诟病“权力过大”。根据相关法律,检察厅隶属法务部管辖,但实际运作中,检察厅拥有绝对独立性,包括垄断调查权、公诉权等,警察办案也须通过检方审查。

       “公调处”的设立,被韩国《中央日报》评价为“文在寅的夙愿,卢武铉的遗憾”,进一步从制度上打破了检方垄断公诉权的局面。

       “未能对检警调查权进行调整、成立公调处,让我感到非常遗憾。”前总统卢武铉在卸任后所著的自传《命运》一书中写道,“在没有进行制度改革的情况下,只强调检察机关保持政治中立是愚蠢的做法。”

       卢武铉执政时期的“遗憾”,很快变成他个人的悲剧。2009年4月,卢武铉家人因为收受商人朴渊次所赠两块价值2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20万元)的瑞士钻表而受到检察厅传唤调查,成为韩国历史上第三位被检方调查的总统。

        一个月后,素有“廉洁先生”之称的卢武铉跳崖自杀。

       “在这起事件中,检察没有遵守最起码的道德底线。”文在寅在著作《如何看待检察》中表达了对检察权过大的担忧,“从本质上讲,针对卢总统的调查,就是当权者和检察机关的复仇行为。”

       文在寅总统成功设立“公调处”,进一步削弱了检方的“特权”,却也触发检方、在野党部分舆论等的不满。首尔交通广播(TBS)认为,文在寅总统设立“公调处”是为了“自保”,毕竟卢武铉、李明博和朴槿惠等腐败案均由检方发起并主导调查。

       各类质疑声音不绝于耳。韩国《东亚日报》认为,“公调处”可能沦为文在寅政府的“秘密调查小组”,帮助当权者摆脱法律处罚,在野党的制约权也基本被架空;韩国《中央日报》援引刑法学者的话,“从世越号事件和蔡东旭前任检察总长的私生子事件等大案查办历史来看,青瓦台总是直接把命令下给法务部部长。”

       不过,韩国MBC电视台的民调却显示,支持成立“公调处”的民众为59.8%,而反对者占32.4%。

        财阀、媒体与权力机构各方角力

        从2019年秋天至今的“法检斗法”,已让韩国舆论呈现两极化的分裂局面。

       韩国《中央日报》多次发表社论,批评秋美爱担任法务部长之后,更是明目张胆地干涉司法调查,在人事任命上专横跋扈。《韩民族日报》则针锋相对发表社论呼吁“跨越曹国黑洞,回应民众烛光要求”。

       2019年9月28日至10月8日,韩国民众在首尔多次举办烛光抗议活动。在瑞草洞大检察厅和首尔中央地方检察院之间的道路上挤满了集会参与者,他们点燃烛光要求进行司法改革。

       1945年8月,韩国取得光复独立后,摒弃了日本殖民统治时期的法律制度,开始仿效美国的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权分立制度。其中,检察院隶属于行政机构(政府)的法务部,却是一个相对独立的体系,各个检察厅的辖区与行政区域不存在对应关系,检方还拥有搜查权、起诉权、搜查令请求权等,即使是法务部长也无法干涉检察官办案。

       “如果检察官触犯法律,谁能约束到他们?检察官完全垄断了将罪犯绳之以法的过程。”《韩国先驱报》评论认为,韩国检方一直被诟病“权力过大”。

        韩国检察系统的权力还被指责受到财阀集团的渗透和控制。自受日本殖民时代以来,财阀一直是韩国政治挥之不去的阴影,他们公开叫板韩国政府、涉足人事安排、干涉司法都,是韩国屡见不鲜的常事,韩国政坛素有“流水的总统,铁打的财阀”的说法。

       近年来,韩国社会多次暴出“张紫妍自杀案”“李胜利夜店门”等重大丑闻,涉及韩国财阀控制的娱乐公司:后者通过控制旗下签约的韩国明星,源源不断地向财阀和政客输送,成为灯红酒绿中肮脏的“性招待产业链”。

        据韩国媒体报道,侵害过张紫妍的人中就有韩国十大财阀之一的乐天集团会长辛格浩及其儿子辛东彬。2019年3月18日,在听取了法务部长对“张紫妍自杀案”“李胜利夜店门”的报告后,文在寅总统表示,“我们要赌上命运,去彻查真相!”

        同年5月14日,首尔中央法院做出不批准逮捕李胜利的决定,多名被指控者当庭被无罪释放,被指控涉案的韩国财阀更是毫发无损。司法机关的判决也让“赌上命运”的韩国总统束手无策。

        “以往,检察厅在调查金学义、张紫妍等事件时毫不作为。这一次却出动了几十个检察官调查曹国,可以看出,他们有意对可能影响到既得利益集团利益的人下死手调查。”一名从釜山赶来参加游行的韩国人说,“我们希望检察厅拿出一个刮骨疗伤的改革方案,最后却发现司法改革只是剪了剪指甲。”



来源:http://www.xiaozhenglaw.com/supply/241.html   发布时间:2020-12-28 00:00:00

相关标签:

上一条:打假者王海: “有些直播打假,简单到我们都觉得害羞”
下一条:1500名法律人士发表联名信谴责特朗普团队:滥用司法程序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