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卓亚商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为您免费提供临沂法律咨询临沂在线咨询临沂律师事务所等相关信息发布和资讯,敬请关注!

最高法指令再审“百香果女孩”遇害案,此前二审改判死缓引争议

最高法指令再审“百香果女孩”遇害案,此前二审改判死缓引争议 

    一审、二审判决书均提到的一个细节,杨光毅到当地派出所接受调查之后,公安机关通知杨父到派出所接其回家。杨光毅是一个29岁的成年人,公安机关为何要通知他父亲将其接回家?

    2020年11月11日最新消息,最高法调卷审查的原审被告人杨光毅强奸一案,其间被害人母亲提出申诉。最高法审查决定,指令广西高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对该案进行再审。该案曾引发舆论聚焦,审判亦一波三折。一审时,杨光毅以强奸罪被判处死刑;二审时,广西高院以其具有自首情节为由改判死缓,限制减刑;5月10日,最高法决定对此案调卷审查。

(小尘4x/图)

       “百香果女孩”遇害案再次引起社会关注,因为二审作出的改判。

       2018年10月4日中午,广西灵山县10岁女孩杨晓燕在卖完百香果回家途中,遭到同村村民杨光毅强奸致死。杨光毅后来被一审法院以强奸罪判处死刑,二审时,广西高院以其具有自首情节为由改判死缓,限制减刑,此判决引起争议。2020年5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决定对此案调卷审查。

       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自首”情节之外,杨光毅是否有精神疾病是本案的关键问题之一。有律师认为,由于杨的罪行极其严重,仅凭自首情节很难支撑二审改判,从维护法治角度出发,应当为杨光毅补充做精神鉴定。

        评价不一的自首行为

       据判决书中杨光毅本人的供述,他强奸杨晓燕的过程极为残忍。奸淫之后,杨光毅还将已经死亡的杨晓燕装进蛇皮袋扔到一个水坑里,确认后者死亡后又捞出来扔到山上。

       2018年10月6日,案发两天之后,杨光毅在其父陪同之下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南方周末记者注意到,对于杨光毅的自首对其判刑所起作用,一审判决书和二审判决书中分别作了不同评价。

       一审判决书写道,杨光毅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但同时认为,杨光毅虽然具有自首情节,但其罪行极其严重,决定对其不予从轻处罚,故判处死刑。

       而二审判决在认为杨光毅“犯罪动机极其卑劣,手段极其残忍,情节极其恶劣”、应予严惩的同时,还表示鉴于其自首行为“对案件侦破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依法对杨光毅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并限制减刑。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杨光毅被判死缓并限制减刑,意味着他至少要服刑27年。

       杨光毅的“自首”对案件侦破究竟如何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判决书并未详细解释。

       据一、二审判决书,案发当天,杨光毅曾接受警方调查,但当时并未承认罪行,警方也未对其采取强制措施。

       广州律师杨志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对于“自首”情节与从轻、减轻刑罚的作用,因为刑法规定的是“可以”,但何种情形下减轻、从轻,一直难以把握。

       就判决书所描述情况而言,杨志伟认为对于杨光毅的自首不能作太高评价。因为尸体是被杨扔在山坡上,并未掩埋,随着搜索力度加大,很快会发现,即使杨不自首,案子也很快能破。

       警方在问完话之后,通知杨父将其领回家。而在10月6日灵山县公安局发出的一份“警情通报”中,仅称杨某毅(即杨光毅)“已被抓获”,未提及其投案自首。

       北京律师许浩将杨光毅案与10年前引起轩然大波的云南李昌奎案作比较:李昌奎因故意杀人、强奸,一审被判死刑,二审因李存在自首情节改判死缓。受到舆论质疑之后,该案通过再审又改判李死刑。

       许浩特别提到,相比杨光毅,李昌奎除了自首之外,还存在认罪、悔罪态度好,积极赔偿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的行为,即使如此,最终仍被改判死刑。因此主观恶意极大的杨光毅,虽有自首情节,也不能从轻处罚,否则难以让公众信服。

       精神鉴定申请被驳回

       二审判决书提及,杨光毅本人在上诉时称,其案发时没有杀人故意,“没有控辩(应为“辨”)能力”。

       “控辨能力”的全称是“控制辨认能力”,是对于精神病人刑事责任能力的特有表述。我国刑法规定,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的,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不负刑事责任。

       二审时,给杨光毅指定的辩护律师也提出,本案证据证实杨光毅可能患有精神病,思维不清晰、举止异常、行为不正常,申请对杨进行精神鉴定。

       二审判决书引用了杨光毅的父亲关于儿子精神不正常的部分证言:说话结巴,平时不接触人,喜欢和小孩子玩,性格孤僻,有时会偷女人的内衣。不过,杨父表示,杨光毅没去医院治疗过。

       南方周末记者注意到,一审判决书引用的杨父证言中,用以说明杨光毅可能患有精神病的内容更为丰富,还称杨光毅“喜欢和小孩子玩。在他读小学的时候就有严重的精神病,经常抓鸡鸭打,流口水,不怎么能说话,这种精神病一直伴随着他,到现在性格孤僻,发作的时候经常偷女人的内衣,用力关门,不理人……”

       不过,另有两名同村村民作证称,虽然听说杨光毅有偷拿女人内衣的行为,但是均表示“没见(谁)讲过(杨光毅)有精神病”。

       长期致力于妇女儿童权利保护的四川律师万淼焱,注意到一审、二审判决书均提到的一个细节:杨光毅10月4日到当地派出所接受调查之后,公安机关通知杨的父亲到派出所接杨光毅回家。

       万对此心生疑惑:杨光毅是一个29岁的成年人,公安机关为何要通知他父亲将其接回家?结合判决书中其他内容和媒体报道情况,万淼焱怀疑杨光毅的精神智力状况和刑事责任能力存在问题。

       “活也活得清楚,死也死得明白”

       精神鉴定申请最终被广西高院驳回了,判决书中阐述了理由:

       法院首先认为杨光毅没有精神病史,因为未能提供相关治疗依据,也与相关村民称杨光毅没有精神病、是正常人的证言不符;

       驳回的第二个理由是,杨光毅作案逻辑性强,具有自我保护意识以及控辨能力,杨光毅见到被害人独自卖果,将其抱至偏僻的山上,对被害人实施奸淫后,将被害人装袋浸水后藏匿;

       此外,法院还认为杨光毅庭审表现正常,从一、二审庭审看,虽然杨光毅说话慢,且不够连贯,但能够详细说出作案全过程,思维清晰,神情专注。故认定杨光毅对其犯罪行为的性质具有明确认知能力,能够控制自己实施犯罪的行为,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一审判决也对杨光毅作案时是否精神正常问题作了评价,认为无论是从作案过程还是从庭审看,杨光毅对自己的犯罪行为的性质是有明确认识的,对自己实施犯罪的行为是完全能够辨别和控制的,且两名证人证实杨光毅没有精神病,是正常人,故杨应承担刑事责任。

       然而在万淼焱看来,一审、二审法院的上述理由均不能合理解释为何不给杨光毅作精神鉴定。

       “刑事案件的证明标准是排除一切合理怀疑。”万淼焱说,“何况这是一个死刑案件,更应谨慎对待。”

        杨志伟律师也认为,精神鉴定的门槛不宜过高,因为精神病学是一门专业知识,司法人员受专业知识所限往往无法对疑似精神病人作出正确判断,只要犯罪嫌疑人有患精神疾病的可能性就应对其做精神鉴定。

       浙江某司法鉴定机构负责人吴正鑫认为,刑法既维护法益也保护人权,不可偏废。申请鉴定既是被告人的诉讼权利,也是防止事实认定错误的有效手段,法院不应一味排斥精神鉴定。另据其介绍,在性犯罪当中,即使犯罪嫌疑人有精神病,疾病与危害行为不一定有直接关系,精神鉴定结果未必支持不判死刑。

       2018年发生的上海世外小学杀童案中,凶手黄一川经鉴定作案时患有精神病,且被评定为“限定刑事责任能力”,但黄一川两审均被判处死刑,此案目前处于死刑复核阶段。该案二审代理律师胡朝晖对南方周末记者说,精神病人作案不会伪装,作案后一般也不会跑,黄一川就是这样。而杨光毅不仅跑了,在公安机关第一次找他时还不承认。这一点使他明显区别于一般精神病人作案。

       中华医学会精神科学会司法精神病学学组副组长、精神鉴定专家纪术茂认为,从现有资料看,杨光毅或存在人格障碍或性心理障碍,以及精神发育迟滞的情况,如果是前者,不影响刑事责任能力,如果是后者,有可能被评定有限定刑事责任能力。纪术茂还表示,人格障碍和精神发育迟滞是一种持续存在的精神状态,经过相应的调查和检查可以确定,作案时精神状态可以通过规范的精神检查与各种资料的相互印证加以确认。

       受访人士均认为,应该对杨光毅进行精神鉴定。在纪术茂看来,虽然案发距今已经过去一年半,但只要有足够的背景资料,对杨光毅作案时的精神状态进行鉴定在技术上仍是可行的。对此吴正鑫也认可。

       万淼焱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她能理解司法机关的纠结——一方面要遵从法律和良知,另一方面又要照顾民意。但是不管如何,从维护法治的角度,作鉴定是必要的,也唯有如此,才能让杀人凶犯“活也活得清楚,死也死得明白”。

来源:http://www.xiaozhenglaw.com/supply/231.html   发布时间:2020-11-12 00:00:00

相关标签:

上一条:前女友追讨7000万,周星驰方:那是某夜的浪漫情话
下一条:小伙为美女网恋女友花费了32万,见到对方快200多斤后当场崩溃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