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卓亚商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为您免费提供临沂法律咨询临沂在线咨询临沂律师事务所等相关信息发布和资讯,敬请关注!

整楼判赔是补偿,警方仍应追凶:法学家谈铁球砸死女婴案

整楼判赔是补偿,警方仍应追凶:法学家谈铁球砸死女婴案


来源:南方周末

       2020年9月5日,“天降铁球砸死女婴,整栋楼被判赔”登上微博热搜,再次将“高空坠物谁负责”这一经典法律难题带入公众视野。

       事情起于近四年前。2016年11月11日,四川遂宁市油坊中街,一只健身球从天而降,楼下婴儿车里一名未满一岁的女婴被砸身亡。事发后,当地公安介入调查,但未能找到抛物者。

       女婴父母将事发地整栋楼的住户全部起诉至法院。近日,遂宁市船山区法院一审判决,除家中确无人居住的不承担责任,其余121户业主每户补偿原告3000元。

       “应该查清罪魁祸首”“其他住户真倒霉”“什么事都没干,莫名其妙就罚3000块”……在微博评论中,许多网友对法院判决表示不理解。据红星新闻报道,有个别业主已经上诉。

       “不是赔偿,而是补偿”

       “大家现在困惑不解、也有些不满的,就是凭什么一个人往下扔东西,让大家跟着他一起受罚?”西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教授张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2001年重庆“烟灰缸伤人案”开了临街住户“连坐式”共同分担补偿款的先河。此后,2010年起生效的侵权责任法第87条明确规定,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以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

       在天降铁球砸死女婴案的判决中,法院同样援引了侵权责任法第87条,称“只要业主或房屋的使用人不能举证证明自已没有过错,则推定其有过错”。

       然而张伟认为,判决所有住户共同补偿原告,并非认定所有住户都有“过错”,而是在无法判定真正侵权人的情况下,出于风险分散和损失分担的考虑,对受害者基于公平原则进行抚慰的一种方式。

       “这一点可能网上还有媒体没有搞清楚。要注意它(法律上)用的不是‘赔偿’,而是‘补偿’。”张伟强调,补偿的主要目的是对受害者的损害进行补救,并不含有惩罚性质。

       船山区法院认为,从保护受害者的角度出发,虽然实施侵权行为的只有一人,法律为保护弱者,平衡各方利益,让所有可能实施侵权行为的人分担损失,既可以达到抚慰受害者的目的,又可以警示、惩戒、教育违法行为人,让公民在安全、规则、秩序的范围内活动,彰显社会的公平正义。

       判决还显示,原告主张损失79万余元,法院在综合考虑承担补偿的业主数量、户均分摊金额等因素后,酌情确定每户补偿3000元。有4户经警方调查确认家中确实无人居住,不承担责任。

       “住户(对判决)表现出不配合,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法律上只是事前推理,认为大家是‘可能的加害人’,并不是事后建立在证据基础上的判定。”张伟建议,在此案后续执行过程中,法院应多出面做工作,不宜采取过多强制措施。

       民法典明确物业、公安责任

       有媒体评论称,“整楼判赔”不影响继续追查真凶。张伟也表示,“(民事)补偿完不代表案子终了”,在刑事部分,公安机关应继续追查真正的加害人。

       对于高空抛物导致重大伤亡,刑法上应如何准确评价,此前存在一定争议,有法律界人士建议新增专门罪名。2019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司法意见称,要“用足用好刑法现有规定”,对于故意高空抛物的,根据具体情形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故意伤害罪或故意杀人罪论处,特定情形要从重处罚;对于高空坠物构成犯罪的,也要依法定罪处罚。

       实践中的难题依然在于,如何找到抛物者。对于无法找到具体侵权人的情形,即将于2021年1月1日实施的民法典沿用了现行侵权责任法的思路,仍然规定“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但增加了补偿后有权向侵权人追偿的表述。

       民法典第1254条专门规定,禁止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张伟介绍,与现行侵权责任法相比,民法典对于高空抛物追加了两个责任:“一个是物业如果没尽到安全保障义务要承担补充责任,另一个是公安机关有及时介入查清事实的责任。”

       对于公安机关的责任,民法典的规定属于强制性条款:发生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造成他人损害时,“公安等机关应当依法及时调查,查清责任人”。

       张伟称,这意味着民法典正式实施后,公安机关接到高空抛物的报案必须立案,必须展开调查,不能再当作一个简单的侵权纠纷来处理。“这种立法导向既侧重保护受害人,同时也侧重保护不是真正侵权人的建筑物使用人。”

       有法律学者表示,高空抛物立法除了保护受害人,也要考虑平衡无关人员的利益,具体表现在通过具体调查,提高“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的认定门槛。

       在天降铁球砸死女婴案中,只有经警方调查确认无人居住的4户业主被排除出“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部分业主辩解房屋不临街、家里没有铁球、房屋距事发地点较远等主张,法院均不予采纳。

       法院判决书称,由于事发小区属于开放式小区,通往楼顶的消防门未上锁,楼栋业主或外来人员可能通过1单元1号户型及4单元2号户型楼顶抛掷铁球,也可能通过1单元1号户型及4单元2号户型2楼以上窗台抛掷铁球,以后者的可能性为大,但两者均不能完全排除。故该楼栋的所有业主包括底层门面的经营者,均有可能成为实施侵权行为的加害人。


来源:http://www.xiaozhenglaw.com/supply/203.html   发布时间:2020-09-14 00:00:00

相关标签:

上一条:宝塔石化百亿空头支票案背后 民营企业家孙珩超的迷失与陨落
下一条:最高法关于审理涉电子商务平台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的指导意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