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卓亚商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为您免费提供临沂法律咨询临沂在线咨询临沂律师事务所等相关信息发布和资讯,敬请关注!

张玉环蒙冤近27年终无罪获释

张玉环蒙冤近27年终无罪获释

【案件梗概】

1993年1024日,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凰岭乡张家村,年仅6岁的张磊和4岁的张翔忽然失踪。次日,被发现死在附近的下马塘水库内。几天后,时年26岁的同村人张玉环被警方锁定为嫌凶。

2001年1128日,经过长达8年的司法程序后,张玉环终审被判死缓。2018620日,江西高院已对张玉环案立案复查,并已通知律师阅卷。

2020年84日下午4点,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宣判张玉环故意杀人案,法院最终以“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宣告张玉环无罪。律师表示,将帮助申请约700万国家赔偿。

2020年92日,张玉环向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交了国家赔偿申请,申请赔偿金额22,343,129元。

【案件详情】

1993年1024日,张家村的两名男童遇害,分别有6岁和4岁,警方的法医学鉴定书显示,他们均为死后被抛尸入水,年纪稍大的男孩是绳套勒致下颏压迫颈前窒息死亡,另一名系扼压颈部窒息死亡。

26岁的张玉环被认定是“杀人嫌犯”,主要依据是:两份有罪供述,一个麻袋、一条麻绳和两道伤痕。

警方发现,在抛尸现场提取到的一个麻袋和张玉环穿过的工作服,都是黄麻纤维。张玉环左右手各有一道被认定为“手抓可形成”的伤痕,怀疑是男童遇害时挣扎留下的。

收容审查

1993年1027日,被害人张翔的邻居张玉环被进贤县公安局带走收容审查。

收容审查当天,警方对张玉环的第一份讯问笔录中,张玉环称其19931024日上午在离家一华里外的自留地挑禾秆,期间共回家三次,时间分别是:1050分、1130分和13点,且前两次回家时,妻儿都不在。

案件告破

法医学鉴定书显示,法医依据死者张翔胃里残留的红薯皮,鉴定出两名孩子死亡的时间正是1024日上午11点半。

1993年1110日,进贤警方作出的“10.25”凶案破案报告称,“19931024日晚,天下了一些小雨,全村人都将平时放在晒场上守夜的谷收回了家,唯独张玉环没有,还反常地冒雨独自守谷。”进贤警方称,张玉环在19931024日夜里其当时的妻子宋小女睡着后,趁天黑下雨,独自拖板车去晒场收谷之机,将两具尸体装入从自家檐廊上拿走的一条旧麻袋内,拖至晒场后再背往下马塘水库实施抛尸。

提起公诉

1993年113日和114日,张玉环分别作出两份有罪供述,19931229日,他被逮捕,7天之后,即199415日,南昌市检察院以张玉环犯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

开庭审理

1995年126日,南昌中院一审判决认定张玉环用手卡、绳勒、棍打的方式将邻居家两男孩杀害并抛尸水库,犯故意杀人罪。犯罪动机被认定为张玉环在拖禾草回家进厨房喝水时,看到张磊和张翔在其屋檐下玩时将阶檐上的土往下扒,对张磊打了两巴掌,张磊抓破了他的手,他顿起杀念,杀害张磊后又对张翔灭口。

该判决中,南昌中院认为该案“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充分”,罪行严重,但根据本案具体情节,判处张玉环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判决书显示,此次审判,无律师为张玉环辩护。

提起上诉

因不服判决,张玉环上诉。1995330日,江西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重审判决

2001年117日,南昌中院重审判决再次认定该案“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充分”,“根据本案的具体情况”,作出了和原一审判决相同结果的判决。

再次上诉

张玉环仍然不服,再次提出上诉。20011128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终审判决后,张玉环被送往监狱服刑。

立案复查

张玉环服刑之后,漫长的25年里,张家人一直四处奔走,持续申诉。当年到过捞尸现场的村医张幼玲曾找到张玉环的哥哥张民强和弟弟张平凡,劝说他们,“一起凑钱也要给张玉环申诉”。

曹映兰是第一个介入到张玉环案中的记者。201612月,因江西省乐平案,她结识了王飞、尚满庆等几位律师。不久后,曹映兰的朋友江西电视台公共频道记者钟苏洲找到她,告诉她张幼玲(当年在张家村的村医)因对20多年前的一桩案子耿耿于怀,想要寻求媒体帮助。

2018年613日,本案代理律师王飞和尚满庆在查阅张玉环案的案卷材料后提出诸多疑点:物证缺乏鉴定,无法直接证明张玉环作案,无法排除其他可能性并形成证据闭环;全案仅有的两份有罪供述之间存在很大出入;江西高院终审时没有律师为张玉环辩护,涉嫌程序违法等。

2018年620日,从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获悉,江西高院已对张玉环案立案复查,并已通知律师阅卷。

终审无罪

2020年84日下午4点,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宣判张玉环故意杀人案,法院最终以“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宣告张玉环无罪。

法院解释改判三大理由

当张玉环于2017822日向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交刑事申诉书后,201931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再审决定,并于202079日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

再审过程中,张玉环及其辩护律师提出,张玉环有罪供述系刑讯逼供所致、在案物证均无法与被害人或犯罪事实相关联、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原审在保障被告人辩护权等方面违反法定诉讼程序,影响公正审判等。

江西省高院在再审判决中认为,原审认定张玉环作案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按照“疑罪从无”的原则,不能认定张玉环有罪。江西省高院列举了改判张玉环无罪的理由:

其一,作为作案工具的麻袋和麻绳,经查与本案或张玉环缺乏关联;原审认定被害人将张玉环手背抓伤所依据的人体损伤检验证明,仅能证明伤痕手抓可形成,不具有排他性;

其二,原审认定的第一作案现场,公安机关在现场勘查中没有发现、提取到任何与案件相关的痕迹物证;

其三,张玉环的两次有罪供述在杀人地点、作案工具、作案过程等方面存在明显矛盾,真实性存疑,依法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审判长田甘霖表示,本案除张玉环有罪供述外,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张玉环实施了犯罪行为,间接证据亦不能形成完整锁链。

8月4日再审宣判后,江西省高院有关负责人代表该院向张玉环赔礼道歉,并告知其有申请国家赔偿的权利。

申请国家赔偿

2020年92日,蒙冤近27年后无罪获释的张玉环在其国家赔偿案代理律师程广鑫、罗金寿及家人的陪同下,向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交了国家赔偿申请。赔偿请求如下:

1.向赔偿请求人支付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10171564.5元;

2.向赔偿请求人支付侵犯健康权赔偿金和后续治疗费100万元;

3.向赔偿请求人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0171564.5元;

4.向赔偿请求人支付近27年来的伸冤合理支出100万元(包括赔偿请求人近亲属数次到北京、南昌等地反映情况、申诉控告而产生的交通费、通讯费、住宿费、资料费和误工费等)

5.在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江西日报》、新华网、新浪网等国家和省市级媒体上公开向赔偿请求人赔礼道歉,恢复名誉,以消除错判带来的负面影响;

以上赔偿金额共计人民币22343129元。

从该案看,如何防止冤假错案:

一、加强公检法之间的监督;

二、加强当事人辩护制度建设;

三、加强律师制度建设;

四、加强证据制度建设,减轻口供在证据中的作用,加强其他证据的作用;

五、加强法官自由心证制度建设。

给我们的启示:

一、积极为维护自己的权利,不要放弃;

二、积极咨询律师获得律师支持;

三、依法寻求新闻监督的帮助。



来源:http://www.xiaozhenglaw.com/supply/198.html   发布时间:2020-09-07 00:00:00

相关标签:

上一条:中国银保监会关于印发实施车险综合改革指导意见的通知
下一条:股东不能查阅公司会计凭证、账簿时怎么办?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