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卓亚商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为您免费提供临沂法律咨询临沂在线咨询临沂律师事务所等相关信息发布和资讯,敬请关注!

别被传销“迷住了眼睛”

别被传销“迷住了眼睛”

从央视法制栏目的宣传中,从身边人的经历中,我们也许或多或少的听说过传销这个概念,那么究竟什么是传销?如何去定义传销?让我们以法律的视角去追问探索,并在此基础上明辨是非。

根据禁止传销条例第2条的规定,传销是指组织者或者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牟取非法利益,扰乱经济秩序,影响社会稳定的行为。

上述条例第七条还列举了传销的三种形式:第一种形式是拉人头;第二种形式是收取入门费;第三种形式是团队计酬。在以上三种形式中,收取入门费的传销较为容易认定。而拉人头和团队计酬的传销则不太容易区分,两者的区别在于:拉人头是单纯地以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而团队计酬则是以发展人员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传销活动的特点在于发展人员,在组织者或者经营者与被发展的人员之间形成上线和下线的关系,上线从下线获取一定的报酬。

让我们看一下传销与直销的联系和区别,根据直销管理条例,直销是指直销企业招募直销员,由直销员在固定营业场所之外直接向最终消费者(以下简称消费者)推销产品的经销方式。因此,直销的特点在于:直销员向消费者直接销售商品。这种销售方式免除了中间环节,是一种无店铺的销售,因此具有经济性。从层级上来说,直销可以分为单层次直销和多层次直销。换言之,无论是单层次直销和多层次直销都属于直销的范畴。但根据我国直销管理条例,单层次直销是经批准允许存在的直销经营模式,而多层次直销属于传销,是禁止传销条例明令禁止的经营行为。应该说,法律允许的直销和法律禁止的传销之间还是存在明显的区分:从计酬方式上看:直销人员之间没有连带关系,依赖个人业绩计酬。而传销人员之间具有连带关系,实行团队计酬。此外,传销活动的组织者或者经营者要求参加者通过缴纳入门费或以认购商品等变相缴纳入门费的方式,取得加入、介绍或发展他人的资格,并从中获得回报。而直销公司则不收入门费,只要符合定条件,即可依法取得直销员的资格。

由于传销行为本身并不创造任何价值,具有“零和属性”,但是为了迷惑公众、逃避打击,传销犯罪分子以各种手段方法有意淡化其“零和属性”,鼓吹“传销组织中的每个人都是赢家,每个人都受益,每个人都是成功者,没有输家、赔家、失败者”的类似言论,诱人上当,骗取财物,淡化“零和属性”的“有赢必有输”论断;以具有一定实际经营范围和内容的外观进行包装和掩盖,有意淡化传销作为一种严重经济犯罪行为的“零和”属性。

下面让我们用一个案例去近距离观察“传销”

20169月至12月,许艳伙同魏某在大石桥合仁鼎鑫沙棘养生会馆以利某健康科技(青岛)有限公司大石桥利某旗舰店负责人的身份,用高额回报为诱饵,发展会员购买保健饮品和缴纳费用进行传销活动,其组织内部参与传销活动人员人数达134人,层级在三级以上,收取传销资金数额累计1880000元,返利金额408205元。

二审法院认为,许艳作为利某健康科技(青岛)有限公司大石桥利某旗舰店负责人,以其原来经营的大石桥合仁鼎鑫沙棘养生会馆为平台,以推销利某保健饮品为名,以高额回报引诱他人以购买产品获得会员资格,以发展会员人数或购买产品单数作为返利依据继续引诱参加者发展其他人员参加,骗取钱财,组织层级在三级以上,扰乱了经济社会秩序,其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其组织内部参与传销活动人员截止案发累计达134人,系情节严重。

关于许艳提出减轻处罚的上诉理由,经查,根据相关规定,组织、领导的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累计达120人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规定的“情节严重”,依法应当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本案中,上诉人许艳累计组织参与传销活动人员达134人,属于“情节严重”的情形,原审法院量刑时已经充分评价了上诉人的上诉理由所称酌定从轻情节,因其没有法定减轻处罚情节,原判量刑并无不当,故对其上诉理由不予采纳。

由此可见,法院认定许艳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理由是其

以发展会员人数或购买产品单数作为返利依据继续引诱参加者发展其他人员参加,骗取钱财,组织层级在三级以上,扰乱了经济社会秩序。

而随着社会不断进步,科技不断发展,传销也有了新的形式,即“网络传销”

2016年以来,全国公安机关会同相关行政监管和司法部门,先后查处了善心汇、钱宝网、五行币、维卡币、五化联盟、云在指尖、云集微店、魔幻农庄1040阳光工程、ICOFX、亚欧币等一大批全国性的重特大网络传销案件,相继组织开展了“猎狐行动”和打击网络传销犯罪等系列专项行动,共破获各类网络传销案件3万多起,挽回直接经济损失千亿元。而在名目繁多的网络传销类型当中,金融投资理财类传销占比最多,24%左右,已发展成为新型网络传销的主流,其次是微商、消费返利、招商加盟、山寨虚拟币、非法集资和“慈善互助”等,上述七种类型是当前比较新型的网络传销形式,也是我国目前最活跃的网络传销犯罪模式。

让我们来分析一下网络传销的被害人有什么特征

(一)从心理因素上看,网络传销被害人梦想一夜暴富心理明显随着反传销宣传力度的不断加大,加上媒体不断曝光各种网络传销的骗局,当前越来越多的人都认识到了网络传销的危害性,很多人对此避而远之,很多做网络传销的人也变成了过街老鼠,被亲朋好友所鄙视,也遭到了公安等执法机关的猛烈打击。 但是,网络传销似乎并没有因此消失和绝迹,还有那么多人去甘当网络传销的被害人。 这里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被害人都有一夜暴富的扭曲心理,都有很强的发财致富的欲望,所以很容易相信给他们洗脑人的话,觉得一夜暴富并不是痴心妄想。 其次,导致被害人被成功洗脑的另一种原因,就是懒惰的心理在作怪,不想实实在在地做一些事情,整天做着今天打地铺,明天当老板的美梦。

(二)从文化层次上看,网络传销被害人中大学生知识分子居多

近年来,网络传销受害者群体发生了较大变化,由农村、打工青年,发展成以大学毕业生为主。 据调查显示,几乎每个网络传销组织里都有大学生加入的身影,中等以上文化占比达到1/3,有的传销组织中大学生的比例高达80%,大学生被成功洗脑进入传销组织成为被害人的现象十分普遍。 大学生虽然有文化,但是社会经验太少,再加上强大的就业压力,导致他们在面对网上的高薪招聘时往往欣喜若狂,根本无法分辨其中的危害和陷阱。 如在广东40多所高校里有448名大学生被一家网上名为指路人的公司培训洗脑,诱导他们签下分期付款的借贷合同,最终陷入债务泥沼不能自拔。 这些大学生之所以上当受骗,主要是因为参加了该公司所谓的全封闭职业培训,分析大学生沦为网络传销重灾区的原因,一是大学生常年生活在校园,接触的人和事物都相对简单,社会实践少,人生经历少,容易相信人,缺乏社会经验和识别陷阱的能力,自我保护意识不强;二是相关职能部门打击网络传销的力度不够,让传销组织遍布大学校园,招摇过市;三是在大学教育中缺乏就业指导方面的教育内容,导致大学生与社会严重脱节和错位。

(三)从社会关系上看,网络传销被害人拉拢朋友熟人受害增多,我国在传统意义上是一个熟人的社会,亲戚、朋友、同学等构筑了一个个亲密的关系网。而随着互联网络的快速发展,网络通讯工具的广泛普及,微信、QQ等已成为13亿中国人日常交流通讯的主要工具,朋友圈、QQ群便形成了一个强大的社会关系网。 尤其是微信群、朋友圈让网民在现实中的关系网以熟人社区的形式存在于网络,个人接受信息很大程度上来自这些熟人、社交媒体等。 对于一些不懂的东西,大家更倾向于相信这些熟人关系,尤其是对于金融投资这类专业壁垒强的东西,给网络传销不法分子提供了充分利用的空间。 近年来,在华赢凯来、IGOFX、善心汇等特大网络传销组织中都有利用熟人进行网络传销的影子。 以IGOFX网络传销为例,其中有一个“外汇交易平台”的身份标签,IGOFX的洋名,打着“躺着赚美金”的口号,宣称一年可获得7倍、两年66倍的基金收益,加上分红及“人拉人、获奖励”等,在进入中国半年左右的时间里,疯狂发展下线。 其传播渠道主要就是在熟人朋友圈、微信群里,投资者多是亲朋好友介绍。 而操盘者深谙国人心理,借用外汇身份的伪装,让用户通过微信群、朋友圈等发展熟人,在这些封闭的体系里编织着暴富的神话。 其操盘者仅是一名为张雪娇的90后女孩,在短短半年内招募逾40万会员后宣告“崩盘”,卷走亲朋好友被害人近300亿元后潜逃据统计。 高达62.2%的人身边有亲戚或朋友遭遇过网络传销骗局,26.6%的人因为购买朋友推荐的项目或产品而蒙受损失,除了自身受骗,不少网民身边的亲属或朋友也有遭遇网络传销骗局的经历,且被骗金额在1 000元以上的超过 80%。其实,网络传销最主要的手段是滚动的被害人向自己的朋友以及家人骗取钱财,不仅把自己朋友、家人拖入传销组织,还对新加入的朋友、家人进行反复洗脑,给家人及朋友造成极大的人身伤害和经济损失。

(四)从性别角度上看,网络传销被害人中女性的比例占大多数

从性别而言,网络传销被害人群体中女性被害人占比明显高于男性被害人。 这是因为女性的弱点就是容易上当受骗,同时又比较容易邀约人,一旦被骗进去后,她们又以同样的方式去骗别人,导致网络传销中被害女性滚雪球式地发展壮大。 据统计资料显示,在对一起特大网络传销案件中2189名被害人的性别统计得出,网络传销被害人中女性有1405人,男性有784人,女性比男性的比例高出达28.2%

(五)从年龄结构上看,网络传销被害人中老年人成受骗重灾区从相关部门披露的典型案例来看, 我国老年人群体已经成为网络传销犯罪的重点目标。一是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进程的加快和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 我国50岁以上网民达到了10.4%,由于中老年网民对互联网新技术的知识了解掌握不足,网络风险的防范能力薄弱,导致他们极易成为非法集资、网络传销等各类网络金融骗局的目标人群。 二是网络传销活动多数披着养老、健康、养生的外衣,攀附金融创新的新理念,又以高息回报为诱饵,千方百计的向老年群体实施诱骗、诈骗,其最终目的就是要拉老年被害人加入传销组织。

同样,让我们用一个具体的案例来观察网络传销的典型,该案涉案金额一千多亿,不可谓不触目惊心。

,20165月以来,网络传销犯罪嫌疑人张天明等人通过深圳市善心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打着推动国家精准扶贫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战略落地的旗号,利用人们对慈善和公益事业的爱心,高呼“扶贫济困、均富共生、以慈行善”的口号,让被害人觉得这与国家的扶贫济困政策、慈善公益行动不谋而合,甚至直接说得到国家的认可,大肆发展会员开展网络传销活动。表面上看“善心汇”与众不同,其实他们的“善种子”高额收益的暴利完全源于新加入会员所交纳的资金,一旦没有新鲜“血液"进来、资金链条断裂,最终必然导致崩渍崩盘。20174月,尽管该平台每天增加会员3万人至5万人,每月收入总额从原来的493.74万人达到了234.34亿元,但是平台的亏空金额却以每日2亿元~3亿元的规模叠加累计。20175月,公安机关对“善心汇”涉嫌传销开始立案侦查。20177月,善心汇传销组织者张天明以及部分骨干成员相继被警方抓捕归案。201712月,张天明等人被湖南检察机关正式起诉。目前,已查明“善心汇”网络传销组织会员多达550万人,涉案金额达一千多亿元。其中,张天明等人利用被害人的真情善意,非法获利25亿余元

绝大多数网络传销的被害人不认识传销,不了解传销的危害,不懂得心理学知识,没有起码的辨别能力,除了钱什么都不在乎,没有违法意识。如“云在指尖"移动网络传销案中,犯罪嫌疑人充分利用被害人的无知心理,肆意宣传“只要一部手机,一个微信账号,消费128元就能代理整个商城产品,坐在家中发链接,就能轻松月入上万,甚至十几万”。

据警方调查,云在指尖网上商城于2014年运营上线,该商城具有在线购物、在线支付等功能的综合性电商平台,利用微信进行推广,运行数据存储在阿里云公司服务器中。该商城在售商品166000多种,供货商150余家。而云在指尖网上商城中规定,参与人员获得佣金的最低条件是必须在商城中累计消费满128元成为“指尖管家",“指尖管家”可获得下线8层内人员以购物形式交费加入的报酬,要获得无限层的报酬必须提升会员级别。会员级别的晋升途径,一是增加累积消费金额,二是增加直接和间接发展的“指尖管家”数量。截至20162月,云在指尖网上商城浏览数达1.4295亿人次,关注人数达2 476.08万人,人员层级总数为52层。实际上,“云在指尖”利用被害人对网络商品营销知识的缺乏,以销售商品形式收取被害人的会员“入门费”,并要求不断发展下线,从下线缴纳的费用中非法获利,使许多被害人不断陷入微商传销的骗局。截止案发时,“云在指尖"关注人数达2 400万余人,诱惑缴费人数达260万余人,涉案金额高达6.2亿余元。

可见,微商平台也不安全,是易于培养网络传销的“培养基”。


来源:http://www.xiaozhenglaw.com/supply/169.html   发布时间:2020-05-28 00:00:00

相关标签:

上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
下一条:公、私户不分的法律风险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