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卓亚商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为您免费提供临沂法律咨询临沂在线咨询临沂律师事务所等相关信息发布和资讯,敬请关注!

疫情期间抬高佣金!美团又遭餐饮协会致函,商家控诉“杀鸡取卵”

疫情期间抬高佣金!美团又遭餐饮协会致函,商家控诉“杀鸡取卵”


        “要么降佣,要么扶持新平台。” 美团与商家的佣金之争愈演愈烈。

        4月10日,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微信公众号发布的一篇推文《广东餐饮行业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引起了广泛热议。函件以广东省内十多家餐饮协会的名义,对美团收取高额外卖佣金以及要求商家签订独家条款排除公平竞争的两项举措,向其母公司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的两项举措提出交涉和抗议。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餐饮行业第一次公开投诉美团。时代周报新媒体(Timeweekly)发现,早在2月21日,南充市火锅协会就以公开信的形式向南充市政府举报美团疫情期间突然提高佣金、垄断经营及不正当竞争等问题。但当时,美团并没有对提高抽佣一事作出具体的解释,反而是网上关于美团提高抽佣比例的相关文章遭到举报。

       在这次公开发函前,早在3月10日广东省餐饮协就曾给美团母公司发函,提出了相关诉求。但至今,该协会也未收到正式回复。

       连续的举报、发函和交涉之后,“居高不下”的佣金能成功降下来吗?

       1、佣金最高达26%,美团涉嫌垄断定价

        自从美团将重心从“烧钱抢市场”转向寻找盈利点之后,佣金便成为平台盈利的主要手段之一,也成了外卖商家的现实烦恼:辛辛苦苦赚来的血汗钱,可能就直接被美团赚走了。

        对于企业这样的举措,商家时常用“杀鸡取卵”来形容。4月11日,时代周报新媒体(Timeweekly)记者在商家指引下,在美团APP上找到了外卖餐饮商专用的“移动端商家自入驻”入口。

       在这个消费者并不太熟悉的页面,下方的收费说明显示,当产生外卖订单时美团会按照最终签约的费率收取费用。这个费用在美团平台上被称为“平台服务费”,也就是所谓的佣金。不同城市的抽佣比例有所不同。

        以广州为例,商家自行配送外卖的佣金在5%-21%之间,而选择美团配送则在3%-21%之间。深圳市商家自行配送和美团配送的佣金水平,则分别是5%-12%、16-21%。

        珠三角4个城市的佣金比例不尽相同

       在全国的主要城市之中,美团佣金上限普遍在20%以上。然而一线城市并不意味着佣金最高,有时候三线城市的佣金,也会与一线城市持平甚至更高出。

        譬如,湛江市与汕尾市的佣金上限,就比广州、深圳两地的佣金要高。

        在这一次的交涉函中,广东餐饮行业协会就指出,美团凭借在广东餐饮外卖市场占据的高达60%-90%份额,设定了诸多不公平的交易规则并大幅提高佣金比例,疫情期间甚至将新开餐饮商家的佣金比例上限提高达到了26%,比疫情发生前的佣金上限还要多出了1到5个百分点。

       广东餐饮协会认为,美团的市场份额已达到《反垄断法》规定的市场支配地位,提高佣金比例的行为涉嫌实施垄断定价。

       2、迫签独家协议,涉不正当竞争

       广东省餐饮协会在交涉函中提到的另一个问题,是美团商家要面临的另一个难题:独家合作。

       函件声称:疫情期间餐厅关闭堂食后,外卖成为餐饮业唯一的营收来源,美团却在此特殊时期“依旧坚持采取排除公平竞争的独家条款”,否则就强制注销、下架门店。

       实际上,要求商家签订独家协议排除竞争对手,一直以来都是美团被关注的一个问题。此前关于此项的报道层出不穷,相关的行政处罚也不少见。

       2019年就有媒体曾报道,深圳市民方女士拒绝与美团达成独家合作,此后3天其店铺在平台上被下线,由此给她带来了巨大的损失。据方女士表示,被下线的店铺双平台运营时业绩主要以美团外卖平台为主,美团占85%左右。

       当时,美团外卖总部面对独家合作的问题时仅回应称,需要询问每个城市的负责人,他们也无法给出答复。

       “踢皮球”遭遇反复上演,方女士也不是最后一个被如此对待的商家。有商家就对时代周报新媒体(Timeweekly)记者表示,他曾致电美团总部投诉但却屡屡得不到回应,“当地美团推给美团总部,美团总部推给当地代理商,然后就不了了之。”

       还有商家表示,自己做“实体经营+线上经营”,从外卖双平台4000单到被迫美团独家后只有2000单,无法承受经营压力重启双平台后,美团后台立刻以战略合作违规处理,导致其店铺转让。

       这种凭借市场地位迫使商家签订独家协议的做法,被广东省协会认为既不符合疫情防控、复工复产的相关文件精神,也涉嫌违反法律规定,实施垄断和不正当竞争。

       3、各类费用“层出不穷”,餐饮协会下最后通牒

       外卖平台给商家带来困扰的,不只是佣金抽成和独家协议两个问题,还有基于新的商业基础上的推广费用等等。

       4月11日,有外卖商家向时代周报新媒体(Timeweekly)记者表示,佣金比例越来越高,美团的独家只是反映出来的问题之一,除此以外商家需要承担的还有推广红包、优惠券等等费用,“依靠单一的外卖平台是越来越不现实”。

       商家称佣金之后还有独家、红包等困扰

       值得注意的是,平台用条款将红包、优惠券等与佣金捆绑在一起,无形中也增加了商家的负担。优惠券本身在美团上也需要商家来买单本,因为只有消费者使用了优惠券,商家才能让优惠的部分避免被抽佣。

       针对这些费用问题,广东省餐饮协会在交涉函中称,美团涉嫌实施垄断定价,各类收费层出不穷,设定了诸多不公平的交易规则,持续大幅提升扣点比例。由此在2019财年,美团的餐饮外卖毛利爆增94.2%,毛利率从13.8%同比大涨至18.7%。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餐饮企业外卖毛利普遍大幅下跌,外卖收益微薄甚至亏损经营。基于此,广东省餐饮协会向美团下达了最后通牒:“若美团继续坚持原有做法,则无异于杀鸡取卵,将逼迫广大餐企不得不采取包括法律行动、扶持新平台等措施对美团外卖进行反击甚至抛弃!”

       4、餐企的“血汗钱”,美团赚了多少?

       其实面对餐饮协会一再的强硬姿态,一直不作出回应的美团,或许也有自己的难处。

       就拿2019年财报来说,去年美团餐饮外卖佣金收入约为496.5亿元,同比增长39%,抽佣率仅为12.64%。

       在没有达到平台最高抽成比例的情况下,美团外卖还是在2019年实现了毛利率同比增长4.9%,外卖毛利率涨到了18.7%。并且在496亿元的外卖收入里中,光是骑手成本,就支付了约410亿元,占比达到了82.7%。

骑手成本花掉了大部分的佣金

       换句话来说,美团赚来的佣金收益有一大部分都用作骑手的成本,实际上平台能赚去的利润并不算太多。

       不过不能否认的是,餐饮外卖收入的确为美团在2019年实现扭亏为盈贡献了极大的一部分收入。

       根据美团2019年报数据显示,美团在过去1年中佣金收入高达655亿元,比2018年的470亿大幅增长39.4%。据美团管理层介绍,佣金收入大涨主要是由于美团的交易金额,特别是餐饮外卖业务的交易金额大幅增加、餐饮外卖交易笔数上升以及平均订单金额上升所推动。

       上市后美团股票的价格总体上涨

       无论是独家合作还是佣金比例,都是美团为股东创造价值的现金流量的商业战略行为。

       一位不具名持有美团股票投资者就发表了不一样的看法:“商家可以选择不加盟美团,这本来就是一个双向选择的问题。一方面要优质的销售和配送渠道,一方面还要保证自己的毛利率,考验的是商家降低成本的能力。”

       再次发函,广东省餐饮协会给出的答复期限是4月17日。再三面对质疑,美团能给出一个投资者和商家都满意的说法吗?

更多资讯请关注公众号:时代周报(Timeweekly)

编辑 / 叶万、沈方

内容来自腾讯新闻


来源:http://www.xiaozhenglaw.com/supply/141.html   发布时间:2020-04-13 00:00:00

相关标签:

上一条:疫情期间抬高佣金!美团又遭餐饮协会致函,商家控诉“杀鸡取卵”
下一条:律师事务所公开举报视觉中国:涉嫌诈骗罪、虚假诉讼罪

相关新闻: